图书首页 | 专题 | 连载 | 新闻 | 书评书摘 | 访谈 | E-book | 书城 | 组合查询
热点推荐

奥尔罕·帕慕克 丹·布朗 多丽丝·莱辛 村上春树 钱文忠 黎东方 余秋雨 郭敬明 米兰·昆德拉

您的位置:易文首页>>图书频道>>评介

想把外交办好却成“汉奸”| 回忆与随想

2016-10-21 13:25:12 来源:易文网

    小编语
    陆徵祥是清末民初的一位外交奇才,但他却因为受袁世凯的派遣,作为外交总长,和日本签署了《二十一条》,背上了“卖国贼”的骂名。拒签《巴黎和约》又赢得爱国声名,身为高官,他没有贪恋荣华富贵、锦衣玉食,后半生选择了在异国他乡过着清苦的隐修生活。

    1927年7月5日,他正式加入比利时布鲁日圣安德鲁修道院当修士,取名天士比德。从此他告别了尘世生活,穿着修士的青袍一直走到生命的终点。

    他反对袁世凯称帝,袁世凯就是要称帝;在德国败势已定的情况下,他主张中国对德宣战,以便顺理成章地收回德国霸占的山东利权,袁世凯也没听他的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他有传统士子的愚忠,对袁世凯的知遇感恩戴德,袁世凯当民国总统,叫他做外交总长,他高高兴兴去做;袁世凯称了帝,让他当国务总理,他老老实实去当。这样,他自己做的事得承担责任;袁世凯做的事,他也得承担责任。那就让我们通过陆徵祥的日记,探寻他是如何看待自己这一生的……

    星期日,1943年2月28日

    几乎完全隐退地在修道院度过了15个春秋,又履行了7年神职,如今,在我71岁时,上帝似乎要让我重新开口并将有所行动。

    善良的各位或许会觉得惊讶:我会如此长久地保持缄默? 你们也曾多次好奇地问我,从个人生活到公众生涯究竟走过了怎样的道路:我的外交官和外交总长职业生涯是怎么度过的,又是怎样听从上帝的召唤,从职业外交官生活走进修道院,过着神职生活,及至今日或许将成为一名传教使徒。

    我将努力为诸位勾划出我生命的主线条,将一生浓缩于寥寥数语。

    这一生,我竭尽所能,力图走好每一步,为了看得清、行得远,不让自己被盲目的偏见或任何恐惧蒙蔽双眼,不断地凭借经验的明光,凭借思索和对上天的仰赖来检验自己的行为和责任。

    我的生命价值有几许,自有上天评判。不过,在读完本书后,您是否愿意和我一起祈祷,以我的不足来见证上帝的美好和伟大? 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我生于上海。父亲陆云峰家境宽裕。1854 年,父亲迎娶了我的母亲吴金灵小姐。他们的第一个女儿出生后不久便不幸夭折,此后的17 年,再没能有过孩子,其间经历了贫困和种种磨难。

    因而,1871 年6 月12 日到来的我令父母尤为珍爱。然而母亲却因生产落下积水之症,8 年后终不治身亡。时至今日, 每想起母亲的早逝依然让我揪心不已。最终,我放下痛苦,并与那些比我更长久地拥有母爱的人们一起感受幸福,这多少减轻了我的痛楚。

    该怎样才能表达我对父母的感激之情?父亲虔诚,信实, 富有远见。他无私地给予我深沉的父爱。13 岁时,父亲为我注册进入上海方广言馆学习。当时的人们视这所学校的学生为叛徒,认为这些学生用所学之外语投敌叛国。幸而,父母自幼便教我如何面对旁人的苛责和生活的起伏。父亲还教育我永远不要迷恋金钱:“经过手的钱当如鸭背上的水,拥有的钱财应当用来换取一切美好的事物。” 

    父亲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友,每天清晨必定出门散发传单, 分送《圣经》。我遗传了他的这一习惯,经常散发一些与人有益的纸张,也从没觉得在这上面花钱是一种浪费。

    我们当时都属于伦敦传教会(London Missionary Society)。就是在这个基督教社团里,我接受了洗礼,也是在那儿初次感受到基督式的慈爱,感动人心的善举不胜枚举。成为基督教信徒对于我日后加入天主教,是不可或缺的一步。社团传教士给予我的慈善和仁爱,令我没齿难忘。在天主教和基督教传教士之间,存在着一种天然的竞争。在相互尊重的气氛下,竞争能拉近彼此距离并使灵魂升华;而当这种竞争演变为争斗,则会引发情绪,以至偏离真理。因而,当我进入修道院,读到圣本笃教规中有关“善事的方法”章节中的一句铭言“荣耀人,他是上帝荣耀的创造” 时,真是不胜惊喜。

    在接受了部分古典国学的私塾教育后,13 岁半那年我进入了上海方广言馆就学。在那儿主要学习法语,教授法语的老师阿尔丰斯·波特先生永远那么精力充沛,热情洋溢。18 岁时, 我得了一场重病,所患的正是夺去我母亲性命的疾病,学业因此中断了整整一年。无人相信我会逃过此劫。然而,上帝眷顾, 让我活了下来,并且成功地补上学业,考取了隶属于外交部的翻译学校——同文馆,21 岁时我离沪赴京求学。

    在北京我继续学习法语和法国文学,指导老师名叫夏尔·瓦布罗(Charles Vapereau),他是一名非常出色的教授,我们终生保持着联系。当时的我并不奢望成为一名外交官,因为只有接受过完整的古典国学教育的学生才有资格成为外交官。然而我的确渴望有机会赴国外暂居一段时间,以期回国后在邮政系统谋得一个行政公职。事实上我从没想过从政,因为父亲清楚地看到帝国官员各种流弊沉疴,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愿意让我与之同流。

下一页

http://www.ewen.co

    



|公司简介|广告服务|联系方式|

中华人民共和国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新出网证(沪)字001号

沪ICP证020698

版权所有: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  
2001--2008  ver 3.00